2018 台湾电影年中回顾专题(一):一篇看清 1

2020-05-23 分类:P会生活 作者:

作为专题文的篇首,将先回顾本年度 1 至 6 月上档分布显得较为平均的台湾剧情长片,再作综观,并附上票房资料以供参考。本篇讨论的将包括一月的《幸福路上》,二月贺岁档的《花甲男孩转大人》、《角头2》、三月的《上岸的鱼》、《有一种喜欢》,四月的《盛情款待》、《嬲》,五月的《市长夫人的秘密》,六月的《只有大海知道》。(荷兰导演王洪飞拍摄的《小玩意》是台湾、荷兰、克罗埃西亚合资之国际製作影片,不如其他完全是「台湾製造」,暂且不列入讨论。)

《幸福路上》

从题材上来看,《幸福路上》无疑打破了台湾电影「小」的格局,以动画片独有的自由,突破了时间与空间的限制,将片中的六年级生女主角小琪如何历经了童年到成年,经历了政治历史的巨变,也经历了成绩、价傎观与美国梦的破灭等等。

也许就因格局太大,想碰触的议题太多,也许「小琪」自己(如同经历变革的台湾)亦尚未能从洪大的命题中找到自己的定位,作为历史元素加个人感怀的《幸福路上》,在叙事上和角色的能动性显得薄弱而零碎,捕捉到非常多细微的台湾政经细节,却未能织出完整的花纹与图像。而主角小琪缺乏自省与成长,她人生的错误似乎都是错误的教育、国家、家庭甚至外国丈夫而导致。儘管我们看不到小琪努力了什幺,最后她仍得到了来自家乡和父母的无限支持。但这对观众来说很难去认同或信服,由于故事和角色转折的完整度都显得付之阙如,宏大的历史很可惜地变得有点流水帐。

《花甲大人转男孩》

这是本年度首部挟电视人气 IP 拍成电影 SP 的作品,赶在电视剧下档后的贺岁档上片,因电视剧的高人气,电影资金迅速到位开拍,但在电影版的改编上选择了乡土喜剧的走向,原本电视剧中自然的幽默诙谐变成乡土喜剧式的刻意笑点,让原本以温情感人见长的花甲有些失了味。

加上电视剧角色众多,每个各有精彩,电影版中似乎难以割捨,让更多支线变得惊鸿一瞥,有些没头没尾,电影版虽有 IP 强大人气支撑,却因调性不对、叙事破碎,最后仍然只能以堪堪破亿作结,相当可惜。

《角头2:王者再起》

相较于前作仿《艋舺》想在黑道与偶像剧中取得平衡,《角头2》直接往写实黑道的路线走,虽然江湖险恶、没有永远的朋友等主旋律略显老梗,但在整齐优秀的演出,请来姚宏易大师掌镜塑造出的摄影美学加持下,虽然剧本仍显得稍弱些,却因为角色、演出、氛围,还有动作戏的到位,让它成为少数达标的商业片,卖出更胜第一集的成绩可说名副其实。

若「角头宇宙」继续延续、持续累积 know how,未来想必会愈加成熟,进一步在黑帮写实与剧情性之间取得平衡。

《上岸的鱼》

带点奇幻色彩设定的家庭剧,设定概念颇为令人惊喜,用奇幻概念实则实指现代家庭的疏离和孩子的孤独,也用得十分巧妙。不过整体拍摄执行大部分显得中规中矩,只有少数部分拍出电影神彩,所幸郑人硕在本片中仍成为演技扛坝子,让不少戏撑了起来。

整体而言是部介于电影与电视电影间的作品,成品不错,可惜会让人眼睛为之一亮的部分没有那幺多,就容易淹没在家庭剧的类型中,毕竟这个题材实在太常见。(就本片的核心概念来评估,也许拍成短片会更紧凑好看。)

《有一种喜欢》

星泰明显想複製《我的少女时代》之成功,请来《我的少女时代》男配角李玉玺再搭配当红偶像毕书尽,再来一场平凡少女爱上帅气浪子的校园浪漫爱情史诗。可惜的是,《有一种喜欢》不知是剧本还是製作上出了问题,最后成品不少地方显得没头没尾,剧情接不在一起,两位男主角的演技也略显青涩,以华丽的姿态出击,落地却站立不稳。

《有一种喜欢》再次提醒所有想「跟风」的投资者或製作方,想学别人的成功,也要先确保自己知道别人成功在哪里、观众必须被说服的关键点又在哪里,公式人人有,成功的少、失败的却多,中间的醍醐味并没有那幺容易掌握。

《盛情款待》

这部台日合资的影片有来自松竹的资金,却由台湾导演陈钰杰拍摄,有着松竹在背后,日本演员都是一时之选,再搭配上台湾的王柏杰、杨烈、吕雪凤等人,主要拍摄场景则都落在日本。《盛情款待》从主题到风格都明显与陈钰杰过去的作品迥异,美国学成归来的陈钰杰以犀利节奏的短片《小偷》成名,究竟为什幺第一部院线长片会是如此压抑温婉的《盛情款待》呢?松竹长期投资侯孝贤、向来对台湾友好,原来松竹那几年一直有个想做台日合製的剧本案在开发,又看到陈钰杰的《小偷》大为惊艳,便找陈钰杰来当导演。过去多半身兼编导之职的陈钰杰这次可说是第一次接到「纯委託案」。

基本功出色的陈钰杰仍拍出了一定的质感和日式风味,但毕竟不是他原本的美式作风,韵味上总有一些细节显得稍不对味,不能说是剧本案有问题,也不能说是导演有问题,只是双方就是不适合,虽然努力在一起,仍然常起小冲突,大概是这部电影的写照。

《嫐》

电影界的老前辈余为彦以通俗剧「劈腿」元素为题,想把情慾、暴力、道德等实验电影锺爱的主题推向极点,以一部带有实验电影精神的独立製片来看,拍小的题材却拍深入,策略上是对的。

但从执行面上来看,相较于题材切入点类似且到位的《白蚁》,《嫐》的拍摄却显得生嫩跳 TONE,演员的演出也普遍不佳,风格和想探讨的深度都没有营造出来,只剩下狗血的人物关係,甚至有点像是情慾版的《台北物语》。

《市长夫人的秘密》

改编自优良剧本,连奕琦继《癡情男子汉》后再次挑战疯狂喜剧,这次题材从纯纯的爱变成权谋之爱,像是以政治隐喻爱情、又以爱情隐喻政治。製作水平和连奕琦的基本叙事功力都不在话下,但演员们的演出调性不一,连奕琦本身掌握笑点与节奏亦仍有待加强。

整体而言就是以拍剧情片的方式硬上疯狂喜剧,调性不时冲突而让人出戏,最后不管是用政治隐喻爱情、或用爱情隐喻政治,都已经不太重要,因为最让人记得的恐怕是笑点和对戏的尴尬感。

《只有大海知道》

虽然这是部由导演独力田野多年最后促成的小成本独立製片,却延续了台湾文艺片小而美的精神,也和前年在台北电影节拿下三大奖的《只要我长大》互相呼应,以扎实田调呈现的兰屿在地精神与困境,又带点励志温情的调性去谈真实的原住民家庭、社会、环境关係。

男主角从对偏乡的厌恶到改观,加上素人演员的真挚,可说延续了台湾小成本独立製作以温情故事探讨议题的传统。虽然叙事和角色并非尽善尽美,但比较真诚实在地捕捉到了在地的某些精神,仍然值得嘉许。

上半年的台湾电影能看出哪些趋势与现况?

纵观前六个月共九部台湾电影,以小成本独立製片清新风的《上岸的鱼》和《只有大海知道》整体完成度较高,延续小而美的本土温情小品路线;而小成本实验风格的《嫐》却抓不住想碰触的命题,甚至手法和演出都没能得分,令人好奇实验电影这一路子是否已渐趋边缘。

走社会议题、大胆尝试大格局的《幸福路上》可惜未能成功将历史社会议题融铸在故事与角色中,议题先行但故事角色尚未成立,多半在关心议题的同温层发酵,因为故事薄弱、主角能动性低,无法触及更多大众。纵观近两年的台湾影视作品,《幸福路上》似乎不是特例,台湾愈来愈多重视议题的作品常有了议题却没有足够完整的故事和角色推进,这种「议题病」从电影到电视剧都有日益严重的现象,值得影视创作者及製作方深思。

国际合製的《盛情款待》为了要让故事及角色扣连日本与台湾,似乎就已经显得精疲力尽,在角色动机与发展上都差了那幺一点。作为一个美国长大的华裔导演,陈钰杰已是尽力揣摩日本特有的风格情调,却稍显力不从心。像是导演的创作特质(sensibility)和剧本製作案本身谈了一场不适合的恋爱,跟剧中的王柏杰和田中丽奈相同,虽是一对俊男美女,看来赏心悦目,漂漂亮亮礼礼貌貌地谈谈心说话,却什幺回忆也很难留下。

上半前的商业偏向台湾电影,哪些可圈可点,哪些可惜?

以商业片规模与卡司操作的则包括《花甲》、《角头2》、《有一种喜欢》、《市长夫人的秘密》,可喜的是四部片走的都是不同类型,分别是乡土喜剧、黑帮动作、青春校园、疯狂喜剧。

虽然乡土喜剧和青春片都是「台湾特有种」,但延续本土强项并不是坏事,真正可惜的是《花甲》和《有一种喜欢》不但没能吸取前人养分更上层楼,反而有些倒退,执行成果不尽人意,十分可惜—当然,相较起来《花甲》还是比《有一种喜欢》成熟得多,部分场面还是诚意十足,演出也好得多,只是可能赶着上档,角色又多,整体显得凌乱了些。

《角头2》则记取了《角头》的教训,专心把黑帮动作片的氛围呈现出来,在姚宏易的掌镜和郑人硕精彩的演出加持下,成为一部瑕不掩瑜的商业片,也让人期许未来的「角头宇宙」能不断进化。《市长夫人的秘密》和过去想走疯狂喜剧路线的《五星级鱼干女》或《痴情男子汉》类似,进入市场后雷声大雨点小,几乎已经无关乎执行面的成败,而是台湾观众对于本土疯狂喜剧就是显得相当冷感、难以取悦,温情喜剧、生活幽默相当受欢迎,但是剧情跳 tone、充狂想的疯狂喜剧,似乎还是只能交给日本导演或周星驰来了。


【成为重击会员】

热爱影剧的你快订阅重击电子报加入会员吧!重击会员将可以收到每週精选内容和编辑室报告,到年底前还有特映会、讲座、电影票等专属好礼,週週抽週週送

订阅电子报成为重击会员请点以下连结:http://eepurl.com/gfJSjb


2019 LUCfest 贵人散步音乐节

台湾第一个SHOWCASE音乐节LUCfest贵人散步音乐节已经三岁喽!今年的活动有超过 50 组国内外酷团,对音乐产业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参加 8 场音乐会议及论坛;更棒的是,今年大家可以期待全新的场地及全新的散步路线。还有各种惊喜小活动,我们準备好彩蛋连连到十一月!11/8 快把假排好,我们一起散步去➡️ https://wwr.kktix.cc/events/2019lucfest-4gwr2a

上一篇: 下一篇: